有些時候,會讓某些歌某些詞,帶著你走了一趟時光旅行。
所有的澎湃會一併湧上,快樂的、傷痛的、絕望的、光明的;
你會記起總是窩在宿舍那小小的床上,看著天色由紫轉白,
你也會記得那兒的冬天總是寒冷,就算是裹著厚棉被呆坐,也會凍著;
身邊總是真空沒有聲音;一直記得那個十樓的小角落,屬於大家回憶的
也有好的,半夜的游泳池大門我們吃著壽司
騎在山路上突然其來的一場大雨,拿著傻瓜相機認真取景的那個下午;
我是幸運的,擁有很多。很多細瑣的片段
躺在屋頂吃著早餐等天明,夜裡被狗追擦傷敲民家門的膽怯
海邊滑倒卻要忍笑的糗態,奔馳在一盞燈的景區飛揚的笑靨
不管是誰的,總是在那個時刻一起釋放了

可就算盡力發洩了、吼叫了、大哭了、微笑了、顫抖了
總有股巨大,是無法被消弭的。
也許你不知道是正面的還是反面的
也許你不知道它是弱是強,也許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什麼
它總是濃得讓你喉頭梗著難受,
或著霸佔著你的胸腔跟你作對。
有多少次你想要真切的了解它,跟它面對面
卻一再摸不透它即將要用什麼偽裝,華麗登場
你試著跟它溝通,卻發現它是瘖啞人士,附帶全盲

而就這麼樣地,它住下來了,在你心裡,牢牢地
很堅決地,當著固守家園的居民
不離去了。
卻在你不察的時候總想要易地為王。

其實也只是很期待,能夠像在閒暇時刻,捧著一杯熱飲的時候
長吁著一口氣,就可以把它吹離了
又或者,笑穴被點開時,讓它溶解在綻放的嘴角旁
若是這麼簡單就好了,是嗎?

只是你永遠沒有一把鎖匙,能找到接近它的道路。

diminuen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