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音樂:Tamas Wells之Valder Fields

我沒有變,你的心也沒有變吧。

那是我們鬧了多少次的盼望,就在昨天驚奇的實現了。
你變高了、膚色也黑了些,雖然稚氣未脫,但跟記憶中的你,還是稍顯不同。
多久沒有見面,其實早已經數算不清。
不是不曾揣想過,真的見面,會是怎樣的光景?
會不會對望兩無語?會不會叫伶牙俐齒失了準頭?

可是沒有。

你一眼認出了我,就如我搜尋若干眼光中,向你頜首一樣。
會心的微笑,這是我們之間的第一句語言。
那之後,一起用餐的餐廳、互伴著走過的樓層與道路,每每充滿了笑語叮呤。
太陽這天像是爭豔般為我們擎出最大的笑臉,烤熟了人,心卻還是暖著的。

生日鹽的涵義含意,究竟是不是人生道路上的一條正確線索。
在這樣的日子裡,就借助那化口的甜膩、清涼,暫且別去在意。
大街小巷我們闖著,笑著,用心記著;
那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孳息,就當做是今日的見證吧!

然而,那海。
刺眼的陽光在浪潮上映著金光,坐在棧板上的我們,燙人的風
你像隻即將被烤熟的蝦子邊叫著燙,邊奔向海,那是你想像不到的自由吧?
而我。心裡面繁重的什麼,看著奔回來的那朵燦笑,彷彿給無形蒸發了。

於是,踏著浪,那究竟是個魔性的午後。
我讓長髮紛飛,好心情讓燦陽都失色,我會記著,那一片海,也有了你和我的足跡

他人不能懂得的,就不用懂吧。
只要記憶裡關於這日的成色,永不褪去,那樣就可以了。

diminuen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