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了。未眠的除了我還有誰呢?
片片散散,拼湊成一個清楚的輪廓,映著司馬昭之心
我知道留住自己腳步的不只是那個不可言說的你,還有過去
醒時,精神孱弱
那極欲衝出的,還是暗暗地收回安放好吧。
也許只有這樣,才是最好的。

diminuen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