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太多不可承受之重,在看不見的地方。
就算再光明的地方也有燭火點亮不了的黑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不是沒有好好學習,放下執拗,去學扮一個該有的原型應有的樣子
我不是沒有努力。
只是,我心裡想要的結果,總是無法完美的被他人體現。
又或者,其實,我們的面前追的不是同一個目標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你會說,全是你一個人過度詮釋的荒唐笑話。
而殊不知,那血淋淋的指控聽了多令人生疼。
穿刺那樣疼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iminuendo 的頭像
diminuendo

diminuendo

diminuen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