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許有的時候,我不過是希望,你可以不要學習我那將簡單話講複雜的熱愛
也許有的時候,那不過是滿腔熱血對著一個冷靜的人發作
也許有的時候,是不是該想著,適度的緩了

知道嗎?不過是希望直來直往
不過是很單純的,很正常的,就是友誼往來
哪裡時興什麼切割,畫地自限?
又或者,也許拋售的重量到了無法負荷的臨界線吧

也許吧,也許是將內心的閥緊緊鎖住的時候了
不要讓那無謂的要你去承受
不要讓那無痛無癢的折騰你
究竟追求的不是平等的兩端
不是麼?

我只是痛恨你痛恨親近的距離的這件事
非常,異常

diminuen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