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整天,除了在友人家裡美好的中午時光,剩下的時間,被焦慮、焦躁給籠罩
總是不安的坐在電腦前,揣想著一些杞人憂天的可能性
總是無法平靜的做一些該處理的,該完成的事

驕恣如我,不願顯現內心的擔憂、在意
寧願是讓煩惱如影隨形纏上自己。
卻也不願意開口,即便也許答案很輕易的就可以入耳

就害怕答案不那麼悅耳。
就怕是承受不住那龐大的失落感。
就怕是自己比想像中的在意,也比想像中的脆弱不堅強

就端坐在這裡,冰冷的四肢,慌亂的心
無可依憑的,eager to know where I should stop, when I should let go.
Maybe there is truly a line, a long, thick and wide line.

diminuen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