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管是曾經,還是現在式,在我的生命當中,有過兩個很懂我的人。
大學的他,相遇也許是一段奇遇吧。他對我很好很好
從一開始的不相熟來看我公演,說要送我小禮物彌補沒有送花的遺憾
第一次跟他看電影,上車會幫我扣安全帶,紳士的幫我開車門,看我垃圾拿在手上不耐煩幫我拿
眼角瞄到因為劇情感人而掉淚的我,默默的遞給了我衛生紙
知道我永遠不喜歡吃重複的餐廳,花了好多時間做功課訂位置,幫我挾菜切食物
某個要幫同學送機的早晨,從外頭步行至宿舍,遞上溫熱的麥當勞早餐還有滿懷的暖暖包
每一個鬧脾氣或情緒失衡的晚上,總是安慰著我,然後花了近半小時的時間
從學校外圍爬著無止盡的上坡路,偷偷騙我出去買宵夜,卻在幾乎認為他消失之際
聆聽到他的電話鈴聲,告訴我,他在樓下等著我
然後等著我的永遠是,全世界最了解的聆聽者。

人生在世,不管是情人還是朋友,不過就希望遇上這樣的一個人
他知道怎麼樣做,怎麼說,怎麼安撫,怎麼聆聽
永遠一個眼神,就看進內心,永遠不必言語,心領神會的默契已了然於心
然而,我們漸行漸遠,那致命性的原因就隨著過去,一起掩埋了
很多很多的時候,每當我難過,傷心,或者埋怨現在的身邊人不懂我的時候
我總會想起他。在世上,與我孿生的他

現在的他。
那是種有點複雜的情感,不能不敢跨越的,帶點羞赧的,弄不清的思緒
八個月前,友誼正發芽,若不是某些機會
我們何能夠得知,哪個誰,也許就是你畢生渴求的
知你識你惜你的那個所在。
經過某些不怎麼可口的碰撞,學習過程
I think we've just gone through something and achieved some sort of .......
也許不知道的,有時候,我需要依賴,才能夠拍拍身上的重擔
才能無視於有些傷痕,學習在悲傷的時候,想起這些快樂的存在
也許不知道的,他的重量是很重的
我不知道有沒有海的存在,於我是沒有的
那海的有形無形,只是誰一念之間的錯差,轉瞬

我真的何其有幸,在我的人生裡
有兩面鏡子昭昭地映照著我,他們之於我,就如魏徵之於唐太宗一樣(好像搞笑了)
或許,還帶著有點不同的情感吧
不曉得該前進,還是停留,不曉得該安放凝視,還是遺忘
每個相遇的日子,總是希望把自己最真最美的一面顯現
也許這才是最發自內心不遮掩的情感吧

這篇太害羞了不允許回應。(掩面逃走﹚

diminuen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