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。我如獲至寶。
那一天眼淚滂沱,卻因為要工作,不得忍住再忍住
天曉得每一個轉身我都想要灑下恣意的水花
似乎搜尋到我的低氣壓,他暗聲詢問
整個教室的孩子人聲鼎沸,而一波波的低潮卻向我襲來
聲語交錯間,我彷彿失去水的魚,仰躺一般呵著氣
心裡那獸,欄不住。
一張小紙,寫下了洋洋灑灑,我說
我說我很絕望,還說了什麼我已經忘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他,靈巧的臉色也瞬地消失
變得暗穩,卻努力說了好些話,要鼓動我的低迷
好努力好努力的安慰我,我也很努力的壓低喉中暗啞欲攀而上的抖音
Hope so, I said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而今天,看到他的顯示文字,寫著
”當那天看到你眼中所流露出的那一點失望,一點惆悵,以及一點點的難過,
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”
的時候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你知道,那是一種委屈有人替你承接的溫暖
那是定住風中殘燭,使之不搖曳的穩定
那是他,是他,是他給我力量
是他,是我也許苦撐的動力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偶爾,就耍耍賴,就得到被撫慰的寵溺
謝謝你,這個他。

diminuen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